学校首页 管院首页 联系我们 收藏我们
 
 
   
管理新观
 
 
学生活动
 
千禧一代如何工作?

       在互联网行业中施行已久的“996工作制”,最近因为58同城总裁姚劲波的微博被员工攻陷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这种新的工作制意味着公司人每天的工作时间从上午9点持续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危机爆发之后,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从业者开始表达他们的不 满。
       总的来说,雇主与雇员之间的冲突正变得日益频繁,而背后的根源在于二者间或多或少存在的误解。
  雇主总是希望自己的雇员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工作当中,但年轻的雇员却比他们的前辈拥有更强的自主意识。他们希望按照自己的想法工作,并坚信那样效率会更高。
  雇主们需要做好准备,因为这样的员工将会越来越多。
  万宝盛华最近公布了一份名为《2020愿景:千禧一代的人才策略》的报告。这份报告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千禧一代将成为全球劳动力的中坚力量,占比高达 35%。与此同时,X一代与Z一代所占比例也将分别达到35%与24%,而婴儿潮一代将退出劳动力市场。
  千禧一代的说法,来源于William Strauss和Neil Howe在1991年出版的《世代》一书。虽然没有准确的起止时间,但人们普遍认为伴随计算机网络技术高速发展而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应该被归到这一类别当中。
  正因如此,他们身上的特质,让人们对于千禧一代抱持着复杂的情感。
  一些人声称他们不够忠诚、自恋而且懒惰,另一些人则盛赞在他们之中将盛产数字变革者。但在千禧一代自己看来,他们一踏入劳动力市场就不得不面对全球性经济衰退、年轻人失业率高涨以及快速的商业模式迭代等严峻的挑战。
  但无论如何,千禧一代总有一天需要扛过大旗,好消息是他们对未来仍然充满信心。2/3的受访者对他们目前的工作前景感觉乐观,62%的人有信心在失业后的3个月内找到一份相同甚至更好的工作。
  这种乐观情绪在中国、德国、印度、美国等国家尤为突出,70%以上的人有着积极的态度。
  与此相对应的是,“欧猪五国”中的意大利和希腊的年轻人显然还未走出经济危机的阴影,只有不到50%的人对未来感觉乐观,而这一数值在日本甚至跌落到了40%以下。
  积极的态度同样延展到了对工作的看法上。当不少人想当然地将懒惰的标签贴在千禧一代身上时,数据却展示出了另外一幅图景:相较于法定工作时长和退休年龄,这些年轻人愿意接受适度延长的工作时间,以及在更晚的时候退休。
  7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每周工作40小时以上,甚至还有1/4的人表示自己的工作时间超过了50个小时。
  在IT产业相对发达的印度,千禧一代的平均工作时长达到了52个小时,中国的年轻人平均每周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同样高达48个小时。与此同时,在全球范围内,高达26%的千禧一代同时从事两份或以上的工作。
  但较长的工作时间并没有打消他们对于工作的热情,当被问及希望何时退休时,认为65岁到69岁较为合适的受访者占比高达33%,另有27%的人希望能够工作到70岁以上。值得注意的是,希望能够工作到生命终结的千禧一代达到12%。
  在危机意识浓烈的日本,希望毕生工作的年轻人比例达到惊人的37%,远高于全球其他地区,中国和希腊分别以18%和15%的比例位列其后。相较之下,瑞士和西班牙两国的千禧一代希望拥有退休时间的意愿最为强烈,分别只有6%和3%的人愿意工作到去世。
  而当被问及找工作时主要考虑的因素,收入、保障以及假期成为了最重要的3个因素,分别有92%、87%和86%的受访者选择了这些选项。另外周围同事的能力与灵活的工作方式同样会左右千禧一代求职者的喜好度,占比分别达到了80%以及79%。
  在经济相对动荡的情况下,人们往往倾向于做出趋向保守的就业决定,所以工作是否能够得到保障成为了他们关注的重点。
  调查显示不同的年轻人对工作保障一词背后的含义有着不同的理解,27%的人认为工作保障是指能够获得一份长期的工作合同,相同比例的人则认为是指拥有与市场需求相匹配的工作技能,保证基本生活标准这一“工作保障”的传统含义得到了24%的认同。
  这其中尤为值得关注的是,这批随着数字技术发展逐渐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深谙工作技能的重要性,对于学习能力的重要性有着比他们的父辈更为清晰的认 知。高达93%的千禧一代已经意识到技术的发展将成为未来职业生涯的重要组成部分。
  “他们生活在频繁变化的世界中,只有通过提升技能才能延长工作生命,他们对这一点非常清楚。所以他们愿意为此付出自己的时间,甚至是金钱。”万宝盛华执行副总裁Mara Swan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一个显著的事实是,学习能力与职业成功之间存在着强烈的相关性,那些主动意识更强的学习者,更能胜任繁重的工作任务,相应的,也会得到更高的报酬。
  数据显示,那些对学习最为热情的千禧一代中,高于国家平均收入的占比达到69%。相较之下,那些不愿意为提升自身能力而投资的受访者,这一数值降到了 54%。
  另外一个不能忽视的现象是,千禧一代对于工作方式有着更为多元化的需求。
  目前有73%的千禧一代从事着全职工作,但表示再求职时会考虑全职工作的比例降低了两个百分点。与此相对应的是,兼职工作、自由职业者、个体经营等工作方式开始受到人们的青睐,出现9到22个百分点不等的涨幅。
  Uber、TaskRabbit等公司的出现,对企业的组织形式造成了进一步的颠覆,在新经济的催化下形成了一种被称为零工(Gig)的雇佣关系。
  显然,这样的形态同样受到了年轻人的欢迎,虽然目前仅有3%的人从事着这样的工作,但这一比例在未来有望达到8%。
  “千禧一代对能力提升有着极高的要求,如果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是跳槽,那么传统的公司们需要自问,这是跳槽者的问题还是我们自己的问题,”Swan说,“然而千禧一代的问题在其他代际中同样存在,也许我们来不及等到2020年再去处理。”


转载于:《刊》2016年第37期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古北路620号(近仙霞路)贸源楼4楼
电话:021-52067665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上海对外经贸大学 · MBA教育中心